2008年4月23日 星期三

夏夏與小狐狸



「每個人都能了解『牠』所馴養的東西。」小狐狸說。「你在你的玫瑰上所花的時間,使你的玫瑰變得如此重要。」

(原刊載於誠品好讀 2008年三月號)

by 夏夏, 原文@刻骨銘詩打印店





「如果你馴養了我,對我來說,你就是獨一無二的;對你來說,我也是獨一無二的。」關於小王子與小狐狸的故事。

我心血來潮拿起書架上的《小王子》,隨手翻到了這個篇章。「如果你馴養我,我會記得你的腳步聲。當我看到麥田,我會想起你金黃色的頭髮。」

我沒有金黃色的頭髮。但是那天下午,當我放下書本走出家門,我確實遇到了另一個全身披蓋著麥田般毛色的朋友——牠正直挺挺坐在我的機車旁邊,張著牠尖尖的嘴巴吐氣,友善的看著我。怎麼會有這樣的巧合?簡直就是從書本裡跳出來似的。

我脫口而出:「小狐狸!」

突然間,牠好像聽懂我的話,立刻跳上車;也或者說,牠彷彿是帶著自己的名字來的。

第一次嘗試和小狐狸兜風。我慢慢的沿著稻田邊騎著,看牠享受風吹在臉上,雙眼瞇成一條細縫。低垂的稻穀正準備收割,和牠金黃色的毛髮一起款擺著。我小心翼翼的跟著小狐狸一起散步,深怕嚇跑這個奇異的朋友,繞過吵雜的菜市場,帶牠到獸醫院,我才知道:原來牠是一隻「柴犬」。想來是走失的吧!頸部的毛髮明顯有被圈養的痕跡,不過十分親人與安靜。

接下來一段日子裡,我除了上課之外,一有空就騎車出門,找小狐狸一起兜風。每天餵飽牠,放假時就替牠洗澡。能夠交到這樣特別的朋友,至今我仍覺得不可思議。小狐狸睡在我家附近固定的一兩處,每當我騎車經過時,牠就會飛奔出來跳上車。我們彼此保持著這樣的默契。

曾有一次,我到處都找不到小狐狸。晚上,我一直聽著附近傳來的狗叫聲,白天則疑神疑鬼四處打聽,竟然也意外的聯絡上帶走牠的人,順利的把小狐狸帶回來。但是,我真的算是牠的「主人」嗎?其實我也不肯定。總覺得用一個主人與寵物的關係去看待我和小狐狸,像是誤解了這一段友誼。

帶回小狐狸後,我們還是每天一起散步兜風。只是,天氣有時變得越來越冷。

幾週後,小狐狸又不見了!

這一次,我以為牠會和以前一樣,出去玩玩就回來。可是一週過去了,我找了遍大街小巷都沒見到牠的蹤影,連牠常一起玩耍的狗群裡都沒見到牠。這麼冷的天氣,會出什麼事嗎?我在心裡默默祈禱。

一天,我的電話響了:是一個中年婦人打來。

「妹妹,你是不是撿到一隻狗過?」她帶著些台語口音,試探性的問我。

「是啊!」我燃起了一線希望,看來我在小狐狸身上留下的電話號碼派上用場。

「牠是我家裡走失的狗,前幾天我在街上遇到牠,把牠帶回家了。」她說。

「……」牠回到家了,我應該覺得高興,但心裡卻擔心無法再見到牠而難過。

「妳的房間是不是在家裡的樓上?」婦人問。

「是啊。」這是什麼奇怪的問題?

「牠從小到大都養在家裡樓下,從來不上樓,但自從我帶牠回來以後,牠常常跑到樓上走來走去,像在找什麼……」她繼續問我︰「妳都餵牠吃什麼?牠回到家以後都不吃我以前餵牠吃的食物了。」婦人又遲疑了幾秒。「而且牠現在發燒,一直還沒好。」

「妳有帶牠去看醫生嗎?」我問。

「看了。可是牠不吃藥也不吃飯,所以一直還沒好……我想這隻狗跟妳有緣,妳……願不願意養牠?」婦人的聲音聽起來有點落寞。

我毫不思索的一口答應。

十分鐘後我打開家門,小狐狸坐在門口。經過一夜照顧後,隔天牠就退燒,病也很快的好了。

從此以後,牠就和我住在一起。直到現在我獨自搬到台北生活,牠像家人一樣, 用陪伴來照顧我。當我回到家時,牠會開心的跳上跳下歡迎我;當我喊牠的名字,牠會立刻到我面前,用牠圓又明亮的眼睛看著我。我好像就是牠的全世界;而全世界的煩惱也因為牠而消失。我常不厭其煩的告訴別人這段認識的經過,也常說,我用一輩子的幸運換來這樣忠實的朋友。

「每個人都能了解『牠』所馴養的東西。」小狐狸說。「你在你的玫瑰上所花的時間,使你的玫瑰變得如此重要。」



2 則留言:

tina 提到...

有種很感動的感覺.....
....
小動物朋友...

希望有一天你馬麻也能讓你擁有小動物朋友
:)

Truefer 提到...

我以前好想養寵物(現在好像還是很想啦)
不過現在更欽佩夏夏和小狐狸的友誼呢

有這樣的友誼應該是有緣份的吧
嗯嗯嗯